快捷搜索:  as  test  88888  asA=0  最长的  as) and 1=2#  兵王传说  狄更斯

被“新冠”击中的医护们:1716例感染缘何发生

住院15天后,2020年2月1日,阳光明媚,湖北黄冈市中心医院的医生黄虎翔准备出院了。他瘦了一些,洗了澡,换了衣服,戴上口罩,联系好社区的出租车,住到岳母的空房里,一个人隔离,在家看一张张病人的片子。
之前一年只休七天,他说,从医以来,从未休过如此漫长的假期。
2月12日,和许多被感染的医护人员一样,结束隔离的黄虎翔回归医院,与同事一起再次投入对新冠肺炎患者的治疗。
这些患者里,可能包括他的同行,也是他的病友。
2月14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副主任曾益新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截至2月11日24时,全国共报告医务人员确诊感染1716名,其中有6人不幸辞世。
就在新闻发布会的这天,武汉武昌医院的一位护士柳帆又因感染新冠肺炎不治离世,仅四天后,2月18日,武昌医院的院长刘智明因感染新冠肺炎抢救无效逝世。
医护感染是如何发生的?回溯和审视这些,早期的“未设防”,疫情爆发后猛增的病人和相对不足的防护和人力,互为因果,又共同酿成了悲剧。

被“新冠”击中的医护们:1716例感染缘何发生

刘智明 资料图
始于12月:未设防的“人传人”
距离华南海鲜市场300米,武汉市优抚医院是最早接收到新冠病毒信号的医院之一。
去年12月12日,一位海鲜市场的商贩来就诊,身体不舒服,高烧不退。“主任聊了几句,建议他去后面的五医院或者中心医院”,在优抚医院工作了4年的护士王露说。
优抚医院是一家以精神专科为主的二级医院。王露告诉澎湃新闻,因为距离海鲜市场近,商户们喜欢在医院停车场卸货,市场的蛇曾经钻到医院里来,要是有商户发烧感冒,优先会来优抚医院,“小医院人少,流程简单,挂个号,连队都不用排”。
优抚医院一位门诊医生陆阳说,那段时间医院陆续接诊到一些“像是流感”的病人,医生们之间也在讨论。“这些病人也不是难受也不是胸闷,都是发烧、咳嗽这些症状”,医生们会建议上CT,拍个胸片,但好多病人不会一下子就愿意做CT。
当时,对于新冠肺炎的传染性,即使是一些医护人员也无从知晓 。优抚医院精神科病区一位医生透露,12月中旬,医院曾得到上级指示,大意是华南海鲜市场附近有肺炎个案,但不是非典,也没发现人传人。
武汉市卫健委12月31日的通报再次强调了这点。通报称,在全市医疗卫生机构开展与华南海鲜城有关联的病例搜索和回顾性调查,已发现27例病例,其中7例病情严重,其余病例病情稳定可控,有2例病情好转拟于近期出院。到目前为止调查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这天是跨年夜,王露下了班,按照计划,她准备去华南海鲜市场买火锅底料和食材。转念,她想起主任在开晨会时提到“医院出现了疑似病例”,同事在微信群里极力劝说,王露担心起来,最终早早回了家。
没人料想到,病毒在悄无声息地蔓延。病人在短时间内涌入,与之相应的医院防护却慢了半拍。
2020年1月8日,湖北省第三人民医院紧急开放发热门诊,此前主要负责住院部的医生胡晟被临时调往门诊做负责人。
“刚开始的时候,都是I级防护,戴口罩。”胡晟告诉澎湃新闻,到1月中旬,问题变得严重了,医院赶紧提升了防护等级。

被“新冠”击中的医护们:1716例感染缘何发生

胡晟(左)和他的同事 。图片来源:湖北省第三人民医院
1月17日,优抚医院也大面积出现发烧、咳嗽的病人,CT结果显示异样。“那时候我们用的都还是普通的医用口罩”,王露介绍说。在不设发热门诊的这家二级医院,防护等级跟上得更晚一些。
同一时间,优抚医院出现了第一位疑似感染新冠肺炎的医生,让医护们警惕起来。
医院的外科医生易立新对这一病例很熟悉,“当时没有核酸检测,CT是有侵蚀状的,3-4天中进展很快,出现临床症状,非常典型”,易立新觉察到情况危急,“但是上报后,因为没有核酸检测,上级部门不认同这个病例。”
陆阳告诉记者,优抚医院较早申请了核酸检测,但卡在检测试剂很紧张的关头,一直没有拿到,医院第一批通过核酸检测确诊的病人直到1月23号上午才拿到结果。
易立新说,所幸医院反应快,17日就成立了隔离病房,叫停了这天的春节联欢会。在陆阳的记忆里,17号下午,医生们就往新建大楼的隔离病房里搬了物资,18号消毒,当天下午病人就住进去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