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test  88888  asA=0  狄更斯  最长的  as) and 1=2#  兵王传说

美国联邦政府“双高”问题引发担忧

本报记者刘燕春子

美联储在2019年连续3次降息,货币政策空间已经大幅收窄,而这也意味着,在全球经济面临更多不确定性和风险的当下,一旦新的危机发生,依靠美联储货币政策拯救美国经济或将“有心无力”,届时财政政策应当施以援手,扮演重要角色。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从当前美国联邦政府的债务以及财政情况来看,一旦发生危机,财政政策发挥作用的前景也面临着重大挑战。

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联邦政府数次因为国会两党无法就债务上限以及财政预算问题达成一致,而导致政府“停摆”。而在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期间,2018年1月20日至22日以及2018年12月下旬至2019年1月下旬,美国联邦政府接连“停摆”。其中,两党在修建美国与墨西哥边境墙拨款问题上的分歧,成为引发上述两次联邦政府“停摆”的原因之一。

在政府“停摆”的背后,美国联邦政府债务不断增长以及财政预算赤字高企值得特别关注。在特朗普上任后,大力推行积极财政政策,大规模减税,导致美国财政赤字不断扩大,增速迅猛。近日,特朗普政府公布了2021财年的预算案,总预算额达到4.8万亿美元。2021财年的预算案提议大幅削减安全网项目和对外援助的资金支出,同时增加国防和退伍军人的支出。据外媒报道,这份2021财年的预算案提议增加军费开支0.3%,至7405亿美元,并提议将非国防开支削减5%,至5900亿美元。

预算案的发布迅速引来了民主党人士的反对。对此有民主党议员称,该预算案是为了包括修建美墨边境墙在内的特朗普政府的优先任务提供支持。市场普遍预计,由于众议院由民主党所控制,因此,此次提出的2021财年预算案很难获得国会的通过。

在修建美墨边境墙的资金问题上,预计特朗普政府与国会之间仍可能会继续争执不下。在白宫公布的2021财年预算案中,包括20亿美元的修建边境墙的资金。与此同时,据报道,美国国防部向国会递交申请,要求从军事预算中抽调近40亿美元用于修建美墨边境墙。而自去年以来,美国国防部已经调整近100亿美元国防预算用于美墨边境墙的修建。

2020年正值美国大选年。对特朗普政府而言,完成修建边境墙这一主要的竞选承诺,将有利于其今年的竞选和寻求连任之路。另外,另一项特朗普政府吸引选民的举措,当属大规模减税政策。特朗普政府在2017年底通过规模达1.5万亿美元的减税政策,而在2021财年预算中,特朗普政府提出将延长2017年通过的这一税收改革方案,并且将其中个税削减的到期时间从2025年延长至2035年,预计总减税将达到1.4万亿美元。

支出的增长叠加收入的下降,将给美国联邦政府财政状况带来进一步的压力,财政预算赤字或将进一步增长。美国财政部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在2020财年的前4个月,美国联邦预算赤字已同比大幅增长25%,达到3890亿美元。其中,支出增长10%至1.6万亿美元,税收增长6%至1.2万亿美元。截至今年1月的过去12个月中,美国联邦预算赤字已经达到1.06万亿美元,同比增长16.4%。

事实上,从历史情况来看,美国联邦政府的财政收支在大部分年份都呈现赤字,仅在20世纪末由于经济高速增长而实现盈余。更重要的是,发行国债一直以来都是财政筹措资金的重要方式,在财政赤字不断上涨的情况下,美国联邦政府债务问题也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在2019年2月,美国公共债务总额就已经突破22万亿美元大关,达到22.01万亿美元。而从21万亿美元到突破22万亿美元,也仅仅用了11个月的时间。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曾预计,从2022年起,美国联邦政府的财政赤字每年都会超过1万亿美元,并且美国政府公共债务占GDP的比重将从2018年底的78%跃升至2029年底的93%。不断累积增长的美国债务可持续性受到了越来越多的质疑。随着全球经济放缓,经济增长前景面临更多挑战,美国经济能否继续维持扩张态势也充满不确定性。一旦美国经济遭遇打击,高企的联邦政府债务便有倒塌的风险。美国作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债务一旦崩塌将对美国自身以及全球经济产生强烈的冲击。

而除美国联邦政府债务外,美国家庭债务也值得关注。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数据显示,2019年四季度,美国家庭抵押贷款余额增加1200亿美元,上升至9.56万亿美元。而在抵押贷款增加的推动下,美国家庭四季度增加了1930亿美元的债务,总债务水平升至14.15万亿美元的纪录新高。有分析人士认为,短期内家庭债务的增加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促进就业,但从3年至5年的时间长度看,家庭债务的持续增长或将会增加发生金融危机的可能性。

(责任编辑: HN666)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